靈修文章 Articles on spirituality

信德晦暗的甘飴

MAY 31,2021

信德的特定對象是天主的生命、光明和本質。人每次抒發信德,就能深入其中。但信德又隱藏著奧秘,在奧秘中信德往往無法久留,因為信德通常又與理智的活動相連結,而理智要求凡事清晰,當然無法滿足於奧秘的隱晦性,於是理智又回到信理的條文加以推論。但經由聖神的恩賜,從奧秘的晦暗中竟湧現出一道隱約的光芒。有一種說不清的原因,使人感到奧秘中自有其平安和吸引人之處,它的強大引力,使信德擺脫理智的推理活動,超脫於理智所要求的清晰,而獲得了安寧和天主的支持。這是天主以聖神的恩賜來介入其中,使信德的超性面更加完善,活力充沛,進而產生超性的默觀。

當信德的對象晦暗不明時,我們的官能面對這種情境,很快就感到厭倦。這就是祈禱時何以會分心又感到疲倦的原因。分心和疲倦感的後果是:祈禱了片刻以後,覺得自己的祈禱全是白費工夫,自己完全無法控制各種官能,官能會逃避,會去注意別的人、事、物,令人想停止祈禱。這時就需要天主以行動來介入。

天主如何來介入呢?真福瑪利尤震神父說:「天主直接從心理層面介入,就是他在我各官能的運作上介入,以改善我的祈禱。」《聖神的吹拂,頁93》他會以聖神的恩賜來介入。「在我們的超性機制裡,它嫁接在我們靈魂的本質上,使我們成為天主的子女,使我們藉分享祂的神性而天主化。我們還有三超德及灌注性的德行,這些都是我們的行為動力,就好像聖寵是我們超性生命的器官和肢體一樣。」《聖神的吹拂,頁93》

聖神的恩賜是我們超性機制的一部分,是接收的器官,可以說是接收的天線,不像三超德是行動的能力。就如天線接收電波,聖神的恩賜在我們超性的機制內,正有能力且確實在接收天主發來的電波。天主藉聖神恩賜所做出的行動到達了理智的頂端,可以說是理智和信德的相交處,此時會發生甚麼事呢?

神學家聖道茂教導,有三種聖神恩賜是靜觀性的恩賜,即:明達、聰敏及智慧之恩,每種恩賜都有它特定的使命,特有的功能。《神學大全,q.68》明達之恩平息感官、聰敏之恩平息理智、智慧之恩給意志神味。首先,在祈禱開始時,由於我們的感官毫無感知而產生疲倦。信德進入了為我們來說是奧秘晦暗的對象–天主,此時天主以明達之恩來加以干預;這支天線將感知傳送給內、外的各種感官,使各種感官得到了平息。這種安寧的感覺可以充滿愉悅,也可能痛苦難忍。不論前者或後者,都會使感官停止活動,而讓信德停留在天主之內。

其次,聰敏之恩將超性之光傳送給理智,這些光照可能使理智很清楚地領悟某一個問題或某一真理。在有些情況下,甚至還可能得到奇異的光照,使人洞悉未來。在理智官能內,除了有推理的的能力,還有更深遠更完善的能力–直覺。聰敏之恩最大功能在於平息理智,深入理智之內,使其停止推理;而直覺能力卻或多或少有意識地從所獲得光照中得到滋養。最後,智慧之恩也是一支天線,接收天主傳來的神味,將它傳給意志,及所有的官能,使人靈感受到一種富有而愉悅的寧靜。

在此狀況下,人靈是安靜下來了,但也可能是痛苦地安靜下來,不要以為天主藉聖神恩賜所做出的行動總是充滿甘飴的。通常天主的這項行動總會使人感到或多或少的痛苦,(即使同時也有甘飴)。瑪利尤真神父常說:要知道天主在人靈內的行動總是有對立的兩面,這種表面上的矛盾:一方面痛苦,一方面甘飴;一方面癱瘓,一方面寧靜。正是天主真正行動的最明確標記。

天主的行動使人靈同時感到安寧,得到明悟,又享受甘飴;也感覺被吸引著,向晦暗奔去。當然在晦暗中一無所見,但感受到天主的超越性。這種晦暗比理智努力所得到的清晰認識更甜蜜、更誘人、也更令人渴望。正如聖女大德蘭說:「我愈不懂,就愈相信,也愈愛慕。」(《交往集Relations》,頁551)因為在晦暗中所感到的甘飴在推動著我們,又有不明亮卻無限甜美的晦暗全面籠罩著我們,信德因而更喜愛進入天主的晦暗之中。於是信德持續工作,持續尋求與福源的天主的接觸,尋求深入天主之內,以便整個人安息在主內,享受祂的淨化和滋養!

生命之母團體 李秀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