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見證 Witness To Faith

幸運草的故事

AUG 14,2018

 第一次在天主教慕道班看到的可可是一個剪了短髮,手臂、小腿刺青,眼神冷峻、面無表情的年輕女孩。雖然班上有20多位學員,但她有很深的防衛心,不輕易與人交談。

    經過近1年的陪伴,在慕道課程中我們透過聖經、聖歌、影片…分享舊約的故事及講述主耶穌的救贖恩典,導引學生反省自己的生命價值。在慕道的過程中,漸漸看到了可可的笑容,她緊繃的肌肉慢慢放鬆了,她主動參加監所裡的樂團,擔任喇叭手,又成為熱舞社的主角,她從未想到有突破自己的勇氣。

    之後,在一次生命感動的分享中,可可第一個舉手走到台前,拿著麥克風的手雖然有些顫抖,在深呼吸之後,她說出了令我們每一位老師、同學,包括在場的戒護警員全都動容的生命故事:

    自小的記憶中,母親非常辛苦,賣菜、打工賺取生活費,經常自己孤獨的留在家裡,父親則是吃、喝、嫖、賭樣樣都來,又沒有固定的職業以致負債累累。最可怕的是每當父親喝醉了回家後就會打罵母親,無助的我只能害怕的躲在角落哭泣,等爸爸累了、睡著了才敢出來幫媽媽擦拭傷口,母女相擁而泣。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6歲時親眼看見父親在扭打母親的過程中、失手將母親推滾到樓下,當時母親動也不動,我衝到樓下抱住母親放聲大哭,求父親叫了救護車,所幸保住了性命,但仇恨、報復父親的念頭已深深的埋在心中。

    母親在受不了長期的家暴及債務的壓力下自殺了,所幸及時獲救,也因此獲判離婚。當時的我因家庭的因素,性格變得沉默,開始喝酒、抽菸、上夜店、交壞朋友,在禁不起誘惑下沾染上了毒品,自此龐大的開銷就只能靠販毒支付。最後一次從柬埔寨運毒回台,在機場就被逮捕了,重判19年。

    獄中度日如年,在痛恨、抱怨、孤獨中度過了3年,雖然父親、母親會輪流來探監,但都被我冷漠以待。後來我被指派參加天主教主辦的3天生命成長營,由於自小就常跟著長輩到處拜拜,要我參加一個極為陌生的天主教活動,內心十分不情願,但在監獄是不能抗命的。

    3天的課程,為我來說,就像是被閃電擊中,我看到了自己醜陋、軟弱的真實面貌,重生的渴望讓我志願報名參加慕道班。這1年中,我學習寬恕、忍耐和真愛。我和父、母的關係越來越好,我每天為他們祈禱。那年10月生日當天,我接到父親的賀卡,裡面夾了26片幸運草(我的年齡),並寫著:「妳是我的幸運兒,我已為妳戒酒、戒賭,並要和媽媽在家等妳回來團聚。」

 說到這裡,可可已泣不成聲,我們每位老師和同學也都淚流滿面上前去擁抱她,這是一個為主所祝福,喜悅的時刻!

    可可在慕道課程結束的那年聖誕節,與其她12位同學在女子監獄,由台中教區蘇耀文主教主禮的感恩彌撒中領受了聖洗、堅振聖事。

  (天主教監獄牧靈台中女子監獄慕道班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