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分享 Witness To Faith

黎巴嫩聖人聖夏貝爾(St. Charbel of Lebanon)的聖油經由默主哥耶來到台中教區

AUG 11,2022

  1981年6月24日是聖若翰洗者誕辰慶節(The birth of St. John the Baptist),聖母在默主歌耶(Medjugorje)顯現,第二天6月25日聖母同時顯現給六位青少年與一些村民,這天聖母首次與六位青少年對話,從此他們皆有神視,稱為神視者(visionaries),每年的6月25日就定為聖母在默主歌耶顯現的週年紀念日。今(2019)年6月23日至7月1日在聖母顯現38週年紀念日前後,劉黛麗、吳華珍與我三人一行,來到了聖母顯現地朝聖,這段時間全世界各地的天主教教友都蜂擁地來到默主歌耶,每天傍晚19:00在聖雅各伯聖堂(St. James Church)後的廣場都有露天彌撒,18:00念玫瑰經前,大家都紛至沓來萬頭攢動地就坐定位,連走道都站滿了人群,可知大家對聖母的恭敬與對天主的崇拜。

  6月26日19:00彌撒後,吳華珍與我來到了由雕塑家Ajdo Ajdič所雕塑的耶穌復活像雕像前,想要沾幾滴從耶穌右腳膝蓋上慢慢滲出的聖水,因爲排隊的人實在很多,於是我們就繼續向前面不遠的聖山(墓園)方向走去。

  走了一小段路,先到達歷史回顧小屋,我們正在觀看1916-1985年間村民生活的照片,就在這時遇到了兩位村民,還有一位新加坡的朝聖者,他們就為我們解說照片中默主歌耶居民以前生活的情況。兩位村民,一位是Sofija Soldo她是Slavko Barbaric神父[註1]的姐姐;一位是歷史回顧小屋的建造與相片提供者,名字叫Mirjana Vasilj,言談之後才知道她居然是我們住在民宿主人Macum Vasilj的堂姐。這位新加坡的朝聖者名字叫吳玉英,由於中英文講的都很好,於是很快的拉近了我們三方彼此的距離。

  Mirjana Vasilj就邀我們到聖山入口處旁邊,她的書店內稍作休息,她的書店名稱叫Promocija。之後她讓我看她寫的一本書,書名為《Our Lady’s Call from Medjugorje》,所敘述的是聖母在默主歌耶顯現與治癒的真實故事,已經翻譯成27種語言發行,她告訴我,目前有一位加拿大的華人陳先生,英文名字叫Colin PC,正在翻譯中文,她邀請我為這本書的中文版校稿,我欣然答應。書店隔壁是一間祈禱室,她命名為生命之母(Mother of life)祈禱室,在祈禱室內供奉者黎巴嫩的一位聖人聖夏貝爾(St. Charbel)的聖髑(relic)。這安放聖髑的聖髑匣(chasse)不像其他聖人都使用金屬的材質,而是使用黎巴嫩香柏木所雕刻成他們國旗中香柏樹的形狀,聖髑就安放在聖髑匣的中央;聖髑匣旁邊還放置有聖人的聖油(曾浸泡過聖人的遺骨),提供朝聖者在祈禱時傅抹畫十字聖號時使用。

  6月29日我又來到Mirjana Vasilj的書店,進一步與Mirjana Vasilj討論這本書《Our Lady’s Call from Medjugorje》中文版翻譯與校稿的事宜,她就送我一本介紹聖夏貝爾英文版的小冊子,並在小冊子的第一頁提字 “To dear Simon, St. Charbel leads you deep into prayer with heart. Mirjana 29, 6, 2019.”,並告訴我旁邊生命之母祈禱室內供奉的聖夏貝爾聖髑與聖油,係由黎巴嫩馬龍尼禮修會(Maronites order)的一位神父親自由聖馬龍隱修院(Monastery of Saint Maron)帶來的,分別屬一級與三級聖髑(authentic first/ third class relic) [註2],目的是要讓來到默主歌耶的朝聖者,也能懇求這位捍衛生命的聖人,為重視倫理與貞節,救助胎兒維護生命(Pro-Life) [註3],以及為我們的家庭代禱,因為聖人是家庭祈禱者的主保(Patron of Family Prayer)。
  6月30日是我們三位朝聖客要離開默主歌耶的前一天,當天下午Mirjana Vasilj來到我們住的民宿,送給我非常珍貴的禮物,有兩小瓶聖夏貝爾的聖油,還有一小包乳香,Mirjana Vasilj告訴我說,聖油有如瑰寶,只送你一瓶,另外一瓶你要轉呈給你的神父。

  回到臺灣後,我就開始上網查詢聖夏貝爾相關的資訊,詳細研讀這本小冊子,並翻譯成中文,得知聖人為了與耶穌基督做更親密的接觸,使自己在刻苦與掙扎中與其靈修生活作深邃的融入,在喜樂中全心依靠上主,最後獲得永恆的生命,活出生命的意義,這正是我們基督徒靈性生命所要追求的目標。每當看到這兩瓶聖油,更燃起對聖夏貝爾的追思與懷念,心想聖人的聖髑理所當然應供奉在聖堂中,接受教友的敬禮,請求聖人代禱,全心信賴天主,求天主廣施恩寵,恩賜更多的人度聖善的生活,保佑更多的家庭奠定倫理的基石。

  7月15日我與主教相約,來到臺中教區主教公屬,向蘇耀文主教、鄭文宏蒙席、黃清富神父與張志聖神父報告這次到默主歌耶朝聖心得,說明這兩小瓶聖油的來歷,之後得到主教的指示,將此兩瓶聖油暫奉主教公署,適當時機再擇堂區供奉,感謝天主巧妙的安排,還有Mirjana Vasilj的慷慨,讓臺中教區也能有供奉聖夏貝爾聖油的聖所。

以下是黎巴嫩聖人聖夏貝爾的簡單介紹:

  在黎巴嫩馬龍尼禮修會(Maronites order)的聖馬龍隱修院(Monastery of Saint Maron)內有一位隱修士,名叫夏貝爾‧馬克盧夫(Charbel Makhlouf)(1828-1898),他對聖母非常的敬愛,能洞察前來辦告解者心靈的過犯,他在一間小寢室內單獨做刻苦與犧牲33年,有23年的時間每天只吃一餐一種食物,喝一壺水,肉與水果皆不沾,午夜後就跪在聖堂聖體龕前祈禱好幾個小時,天一亮就舉行彌撒,1898年12月24日蒙主恩召。

  去世五個月後,從神父的墳墓中出現了一道明亮的光線,直接照射在聖堂中間的聖體龕上,修道院長上命令開挖遺體,發現遺體由類似樹脂的血色液體(聖油)包覆者,完好無損。此時許多人前來請求夏貝爾神父代禱的人,都得到醫治,之後遺體再行入葬。

  1927年修道院二次挖掘墳墓,棺木打開遺體依然完整,仍然被這種神秘物質所塗覆。凡請求夏貝爾神父的代禱,並傅抹這液體者,又都得到了治癒,然後修道院對夏貝爾神父的遺體做了第三次的安葬。

  在20世紀50年代,又開棺了好幾次,目的是為了讓各專業知名的專家對遺體進行檢驗,夏貝爾神父宣聖的這張照片就是1952年一位攝影師對棺木遺體所拍攝的。1965年聖夏爾貝爾的遺體仍保存完整,直到 1976年再開棺時,才發現遺體已完全分解腐爛,只剩下骨骸。

  為什麼去世60餘年後遺體仍然保持原樣?為什麼一直有這種神秘的液體從遺體中流出?為什麼傅抹這液體請求夏貝爾神父的代禱者,身體和精神上的疾病都能被治癒?聖夏貝爾所顯的奇蹟,主要是天主讓聖夏貝爾先分享了部分耶穌復活的生命,其的目的是要引導我們的靈魂全心皈向天主,這是我們做教友的職志,也是來到這個世界的唯一值得追求的目標。

夏太長 於2019年聖母升天節


註1:Slavko Barbaric神父(1946-2000),1982年來到默主歌耶,帶領許多靈修活動,寫了許多靈修叢書,無不發人深省,他也是六位神視者(visionaries)的神師。神父為 60多位戰爭中的孤兒、分居家庭的孩子建立Mother’s Village;1990年神父舉辦首屆默主歌耶青年日,這是默主歌耶每年8月最盛大的活動,今年已持續到第30屆;此外神父每天都帶領村民與朝聖者赴克瑞茲克十字架山(Križevac――The Cross Mountain)拜苦路或是去潑布豆聖母顯現山(Podbrdo――The Apparition Hill)祈禱,2000年11月24日神父帶領70位朝聖者上克瑞茲克十字架山,在山頂大十字架旁,因心肌梗塞蒙主恩召,葬在聖山,村民在神父去世處,矗立一大石頭,在石頭上鑲嵌神父的銅像以資懷念。

註2:聖髑係指那些與聖人有關的物件,如遺骨、毛髮、指甲等,或聖人的遺物,如生前曾穿著過的衣料、常觸及的物件等。聖髑分三個等級:一級聖髑指的是聖人遺骸(如血、骨頭或毛髮),通常供奉在祭台旁或祭台下;二級聖髑指的是聖人生前穿過的衣服或用過的物件;三級聖髑指的是接觸過一級聖髑的物件。

註3:有關Pro-Life(重視倫理與貞節,救助胎兒維護生命)教會的立場,新竹教區聖吉安娜生命維護中心於2019年6月出版《維護生命牧靈手冊》有詳細說明。 

圖說(依照片順序):
1. 1981年6月24日聖若翰洗者誕辰慶節,聖母在默主歌耶潑布豆山丘顯現。
2. 2019年6月25日聖母顯現38週年紀念日,在聖雅各伯聖堂後的廣場舉行露天彌撒。
3. 在歷史回顧小屋前Sofija Soldo(Slavko Barbaric神父姐姐)、吳華珍與夏太長。
4. 生命之母祈禱室內供奉者黎巴嫩聖人聖夏貝爾的聖髑。
5. Mirjana Vasilj送給臺中教區聖夏貝爾的聖油。
6. 2019年7月15日與主教報告這兩小瓶聖油的來歷,從左到右鄭文宏蒙席、蘇耀文主教、夏太長教友與黃清富神父。
7&8. 2020年3月14日豐原聖巴德利爵(St. Patrick)堂64周年堂慶暨主任司鐸鄭文宏蒙席80歲嵩壽,主教於感恩彌撒祝聖聖夏貝爾聖像,之後亦將油聖供奉於聖像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