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文章 Articles on spirituality

真福瑪利尤震神父的痛苦(17)

MAR 29,2022

痛苦是一種最大的奧祕,沒有人能免除痛苦,它真實地發生在我們的生活中。值得我們正視並思考:為什麼有痛苦呢?痛苦對我們有什麼意義呢?

真福瑪利尤震神父說他自己是個貧窮、簡單和受苦的人。10歲時,父親去世,1年後,為追隨他的聖召,隻身到義大利修道。小小年紀在異鄉3年,可想像他生活的艱辛與鄉愁!4年後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他深深體會到戰爭的殘酷與無奈;到處充滿血腥、恐懼和死傷。這些悲慘遭遇,永難忘懷地銘刻在他的內心深處。

為了答覆天主的召叫,卻面對神師、主教和眾人的反對,尤其母親更以死相脅。他非常愛他的母親,如今卻令他痛苦萬分。他不懂為何如此?從他寫給母親的信中,我們可以感受到他的痛苦不捨以及承行主旨的決心:「我的好母親,我深知妳的悲傷,事實上我同妳一起哭,讓我們一起哭吧!但我還是要完成天主的旨意。」瑪利尤震神父只好帶著不捨與沉重的心情,沒有通知任何一位家人,獨自離開了阿韋龍,因為「我認為我無力承受這個痛苦」。

1922年2月24日,瑪利尤震神父進入位於楓丹白露附近的阿翁(Avon)赤足加爾默羅會初學院,這是他第一次接觸加爾默羅會會士。他不認識他們,也不知道修院時間上的安排和生活習慣,這些為他都不重要。天主召叫他到隱修院,他決定要做所有該做的。他受苦,但內心平安。他整個人就像深耕的田地般,被挖掘得那麼深,心靈和精神上所受的苦難以言表,只有天主知道他深處的祕密。

他步武聖十字若望的芳蹤,學習超脫,全部交付。有一次,他內心悲痛地回到房間,順手翻開《聖經》:「離開你的故鄉、你的家族和父家,往我指給你的地方去,我要使你成為一個大民族。」(創12:1-2)。這些話沁入他的肺腑,引導他的整個生命。他了解到,天主要求他走在信仰的道路上,而在生命中,當信仰沒有了希望,卻仍懷著希望,那就是亞巴郎我們信仰之父的希望,這也是他要走的路,他應該要活出來,並如此教導身邊的人。

真福瑪利尤震神父曾寫信給他的胞妹說:「痛苦是使命。長久以來,我透過痛苦……,我限制了我的野心。」痛苦有何意義呢?1967年,在他回歸父家前,他說:「我之所以能成為創會始祖,是用我的痛苦和死亡換來的。」(《靜觀復活的奧蹟》,頁4)為瑪利尤震神父來說,痛苦本身並不是好事,它剝奪善。講道時,他曾說:「我們不能接受痛苦,我們受造也不是為了痛苦。」一般人也不接受痛苦,只能以生命中超性之愛的力量去面對,他堅信,痛苦是一種淨化,更是一種教育。

的確,苦難是生命的法則。耶穌在受難前,建立了聖體聖事,以餅酒養活我們。祂被污辱、判刑、受苦受難,背負世人的罪惡,忍受被釘十字架的酷刑,順服天父的旨意,給人希望和救恩。這是基督徒的法則:「效法耶穌基督,跟隨基督的步履。」這樣的恩寵多麼豐富!生命所受的苦難,唯有與基督結合、認同基督,生命才有價值!

痛苦打開我們的視野,淨化我們,顯示給我們什麼才是我們所依戀的。痛苦使瑪利尤震神父看清楚他自己多麼依附他的母親,痛苦使我們體會到包圍著我們的是什麼,並意識到我們心中的偶像。

十誡中的第一誡是「你當全心、全靈、全意、全力愛上主,你的天主。」(瑪22:37)我們依戀的那些東西,無法給天主空間、時間,阻礙我們與天主來往。痛苦可以淨化我們,邀請我們放開俗物,超脫它們,我們可以走得更遠,從事真正有意義愛火的服務!

痛苦教育我們離開舒適圈,使我們從自身處境抽拔出來,「開啟我的口唇」(詠51:17),讓天主來餵養我們,如同井邊的撒瑪黎雅婦人渴求活泉,也唯有生命的泉源──耶穌,可以餵飽我們的飢渴,唯有如此,我們在生命的旅途中,才能持續往前走。逾越奧蹟,復活救恩,沒其他的路,就是十字架的道路,是通向聖三懷抱的路。這是深具意義的奧祕!

生命之母團體 李秀華

其他靈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