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修文章 Articles on spirituality

靜觀的形式和等級(10)

SEP 15,2021

德蘭旅程的目標不是自己的完美,而是天主。天主是聖的,是完美的。現今藉著靜觀祈禱與天主互通共融,也能見天主。德蘭講的完美之路就是靜觀祈禱之路。因為靜觀祈禱引人找到生命的活泉;是天主要來成就這種祈禱。因此,認識靜觀的形式和等級有其必要性。

「天主介入靈修生活時,通常首先發生在靈魂和天主直接交往的時候,也就是在靜禱之時。由於天主的介入,人的靜禱轉變為靜觀。」(《我要見天主,頁582》)靜觀有不少的定義:理查,聖維克多(Richard de Saint-Victor)說:「靜觀是靈魂對一些事實進行整體、透徹和深情的觀看:藉著這觀看的行動,靈魂接觸他所注視的事實。」聖道茂的定義是;「對真理作單純的注視。」加爾默羅的神學家,即薩勒孟派(Salmanticenses)的學者們,在為聖道茂作註解時,在此定義上加上了一句:「在愛情的影響下,對真理作單純的注視。」
 
聖道茂的定義表面上很簡略,只掌握重點,在簡明之中凸顯出其本質。靜觀是一種取得認識的活動,是深入真理的單純活動,不加推論,用的是一種近似直覺的方式。薩勒孟派堅持在這種認識中要強調愛情的份量。靜觀的基本點是對真理作單純的注視,雖然愛情不是靜觀的主要行動本身,但對靜觀的起因和目的來講,卻是非常重要。因為是愛情促使靈魂去注視,也是愛情將「注視」簡化,把目光只專注在真理上。理查,聖維克多強調靜觀是整體觀看,表示靈魂在歷次的觀看中經常獲得一些零星的概念,而靜觀則把這些概念整合為有生命的綜合體。這整體的目光似乎是模糊不清的,其實那只是表面的現象而已;這目光不顧外在的細節,其目的是要藉愛情的力量深入所注視的對象本身。他指出這整體觀看既深入又深情,使靈魂接觸到事實。(參考《我要見天主,頁583》)

靜觀有不同的形式和等級,在愛情的影響下,所有的認識活動和對真理的單純注視,都稱得上是真正的靜觀。例如1)美學的靜觀:我們置身在懸厓峭壁中,眼前是洶湧彭湃的瀑布,有時我們被這美景所吸引,整個人沉醉其中,當一回神,已是半小時過去了,你有這樣的經驗嗎?2)理性或哲學性的靜觀:一位哲學家或科學家日以繼夜地工作,最後他找到了一個觀點,一項原理,他可以解釋一切。原先紊亂的思想藉著它而井然有序,一以貫通了。愛和喜悅之情使理智活動平息下來,他們的目光也停留在這難以言喻,具有魅力與活力的新發現上。3)神學性的靜觀:神學家以其全部的經歷和滿腔的熱情,研究神學並探索其用語。往往當信裡的光芒閃耀在他面前,奧蹟的美妙呈現在他眼前時,他便陶醉在讚賞中。(參考《我要見天主,頁584-5》)

神學性的靜觀並不只是神學家的專利。在偉大的真理面前出神,也不是非神學家不可,就好像不一定要藝術家才會被浩瀚的景緻所感動一樣。每位基督徒,只要充滿愛情的信德,都可以靜觀一項信裡或福音中的一幕。這些過程都是先觀察,後探索,終於在愛情的影響下,安息在真理的光明之中。

甚麼是超性靜觀呢?它所瞻仰的真理,不是神學性的靜觀所探討的信理條文,而是天主的真理本身。在天主的真理中有生命、光明和天主的本質,這都是信德的特定對象。人每次抒發信德,就能深入其中。信德的對象是奧秘,由於聖神的恩賜,使奧秘的晦暗中湧現出一道隱約的光芒。使人感到平安和有吸引力,它吸引了信德並使信德擺脫理智的推理活動,超脫理智所要求的清晰,而獲得了安寧和天主的支持。這是天主以聖神的恩賜來介入其中,使信德的超性行為更加完善,成為活力充沛的信德,而產生超性的靜觀。

愛情是信德趨向天主真理的動力。愛情不但簡化了靈魂的目光,還產生了認知。超性的愛德促成人與天主有共同性體,愛情使我們與主接觸,就在這與主的交往中,愛情獲得了對天主本身的經驗。(參考《我要見天主,頁587-9》)

所以靜觀是愛情的學問。聖十字若望說:「靜觀是隱藏的天主上智藉愛情與靈魂交流,並將其智慧注入靈魂之內。」(《心靈黑夜,第二篇十七章,頁625》)靜觀是深情和寧靜的注視,發自愛情,隨著愛情的腳步而進展,最終在愛情的圓滿節結合中臻於完善。

文/生命之母團體 李秀華

其他靈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