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教區 Diocesan News

溫馨送別有羊味道的善牧──吳叔平神父

MAY 26,2020

  台中教區5月23日上午10時,在南投武界天主堂為瑪利諾會吳叔平神父舉行追思感恩彌撒;連日大雨阻隔不了大家對吳神父的敬愛懷想之情,400餘人從全國各地及各部落前來獻上感謝與祈禱;由蘇耀文主教主禮,劉丹桂主教、19位神父共祭;中正、武界、曲冰3部落的教友分別穿著代表他們聖堂顏色的衣服,山服團員們也穿著3種顏色服裝,黃色代表中正天主堂,紅色代表武界天主堂,藍色為曲冰天主堂,作為標示自己主要服務的部落,真是別具意義的大會合。

  蘇主教在講道時說:「感謝大家不畏風雨和疫情,懷帶著對吳叔平神父的愛前來,此時無風無雨,我們感謝天主的恩寵。吳神父蒙主恩召的5月3日,適逢教會禮儀年的善牧主日,天主多麼奇妙,把我們所敬愛的如兄如父、如家人、如師長的天主的忠僕──有羊味道的善牧吳叔平神父在這天召回身邊。而在耶穌升天主日,我們送別敬愛的吳神父。在教區所做的紀念短片中有姊妹分享,吳神父當年回美國安養是從中正(過坑)離開,許多人無法向神父道別,而今中正、武界、曲冰3部落一如當年的每年大會合,藉這另類的聚會向吳神父道再見,真是別具意義,感謝天主透過吳神父的生命帶給我們的一切。」

  「我們的信仰就是走向天主的旅程,如同讀經中保祿宗徒所說的「賽跑」,跑向天主,得到天主愛內分享天主聖三共融的的生命,也如同福音中耶穌3次問伯多祿:『你愛我嗎?』所表達的愛,不管我們過去如何,耶穌的愛始終不變,並要我們以愛還愛作回應,在弟兄姊妹身上彼此相愛如祂愛了我們一樣,這就是吳神父的寫照,如同祭台前的字『迢迢傳愛路,步履留芳芬』,吳神父懷帶著對天主的愛,千里迢迢從美國來到台灣,在台中教區從事牧靈福傳逾半世紀,他赤子之心的愛影響許多人生命,有姊妹分享說『他就像耶穌!』在他身上我們看到肖似耶穌的愛,在與許多人的生命中留下不同的感動。」

  「921大地震時,吳神父在東勢天主堂服務,我和靜宜學生前往曉明女中載送賑災物資到東勢,看到吳神父和何修女為災民們的服務,心中十分感動,今天同一時刻,東勢天主堂也舉行感恩聖祭,同步向天主獻上我們的感恩及祈禱。這一切一切在我的記憶中,吳神父真是一位全犧牲、真愛人、常喜樂的牧者,在笑容滿面的他身上看到積極、正向、樂觀,因此而激勵了許多人,改變他們的生命。」

  「2016年台中教區舉辦聖體大會後,我代表主教團到美國波士頓參加陸思道代辦晉牧為總主教的典禮,順道前往紐約去看他,那時他已失智,但在手機錄影中,他對大家說的第一句話是:感謝教友們多年的照顧,他很健康快樂,謝謝大家的祈禱!還說,如果早一點讓他知道在台中的聖體大會,他就是走路、游泳也要趕回來參加,可見他多麼愛我們想和我們在一起,透過他喜樂的精神把這份信仰表達出來。在我們復活的信仰中,相信他的精神也與我們同在,他的生命帶領我們走向另一個境界。就像他教我們唱的〈基督的眼睛〉,我們走向天主愛的生命,我們用基督的眼睛去看;用基督的耳朵去聽;用基督的嘴巴去唱去宣講;成為基督的手腳跟祂同行。感謝吳神父全心喜樂的信仰奉獻,帶領我們以全心全靈為天主而服務他人,走向另一個天主愛的世界。台中教區謹以一對聯表達我們對吳神父的敬愛懷念心意:

世良牧半世紀

生獻身在原鄉

愛顯揚存典範

家歸回永福樂」

彌撒禮成後,蘇主教帶領全體向吳神父遺像獻香、獻花,致最敬禮;並邀請教友作見證分享,同時也播放紀念短片,追思這位引領許多人生命方向的善牧,每一段的分享感性而溫暖,揪心卻也美好甘甜。

  原民監察委員瓦歷斯‧貝林介紹了吳神父生平,並道:「各位吳神父的家人們,我們因認識他而聚在一起。他剛來台灣學台語時,明神父邀請他到眉溪天主堂共祭,那時我是輔祭,彌撒後他輕輕摸我的頭說:『你那麼聰明,輔祭做得那麼好,你應該到外面讀書。』,他誇讚人真的很讓人動心,這一句話讓我有了信心,當時瑪利諾會神父們都很鼓勵我們讀書,帶我們去考試,神父們辦補習班送我們去念書,他們重視學童教育,以教育翻轉族人的生活,並在台中成立山地之家,關心在台中工作的青年。每年的3部落大會合是吳神父獨創的活動,讓大家更親近、更團結,也因每年寒暑假大專生到山上幫忙課輔或道理班,族人與山服團的情誼凝結在一起,當青年外出念書或工作時,山服團夥辦也成為最大的保護傘,照顧他們。」

  神父培育的第1屆傳教員陳白阿連老師難以言盡心中的感謝:「87水災時,山崩嚴重,影響田地和住家,吳神父委託他的表哥監工,確實做好防洪工程以免危害田地;他還從埔里背著麵包和食物帶到現場給現場工作的族人,每個人看到神父都很開心,那年代我們怎麼會有麵包吃?大家永遠記得神父對我們的愛。吳神父也推動儲蓄互助社使部落開始有儲蓄概念,要我去受訓,那時我的孩子才5個月,可是神父說這是很重要的事,我就去了,我們從5塊錢開始存,慢慢地,部落裡的生活因為神父的幫助和照顧越來越好。我和幾位傳教老師和吳神父一起翻譯布農族語經文,四部福音逐漸完成中,可惜一場火災全部都沒有了,彌撒曲唱的拉丁調,吳神父也要求我們翻成族語,希望傳承下去。他對部落的貢獻和照顧令人難忘。」

  何萬福神父是在吳神父陪伴下走上聖召路:「站在這裡,好像回到道理班周五晚上的演講比賽,題目是『我的吳叔平神父』,吳神父離開後,我都不敢去想那些事,覺得很崩潰,只能默默為神父做些事。我從領洗、進修會、發初願到晉鐸,神父都陪伴在身旁,那段天真無瑕的歲月,這樣的養分成為我生活的力量。真正認識神父,見到他對天主的堅持與真情,是吳神父在東勢服務時,需要到達觀、雙崎服務,我剛好在后里當兵,常接電話陪他去山裡的喪家做彌撒,跟在他身旁做事,覺得好有力量,感受到他對天主的忠誠與信心,常跟他在一起的人都知道,在他眼裡你是全天下最珍貴的人。他每周都會帶著麵包等食物去達觀的山谷間探望一位泰雅族眼盲老奶奶,她雖不是天主教徒,但他們一起祈禱,用布農語和泰雅族語對話;老奶奶臨終時還一直唸著:神父、神父,鄰居趕緊通知堂區秘書富如聯絡上剛從美國回來,才到機場的吳神父,他立刻趕去買了棺材親自安葬奶奶。跟吳神父在一起很幸福,每個人和吳神父的故事,講都講不完。吳神父十分敬愛父親,他的信仰來自父親,是這樣的溫暖,吳神父走過災難,知道人間疾苦。我想念吳神父時,就讀吳經熊博士的書,感覺像吳神父在與我對話。不論是不是教友,吳神父讓每個人感覺到自己很尊貴,在天主眼中都是尊貴的。」

  魏文麗姊妹代表所有山服團伙伴分享:「1983年暑假,開始跟著神父上山服務,我應該是唯一不是大學生到山地服務的。大學生在部落負責暑期道理班、冬令營,有機會成為吳神父的跟班。有時坐摩托車,有時是吉普車,一路搖晃顛簸到山上;還記得有一天的半夜,吉普車變身為救護車,曲曲折折趕到武界,載著急需就醫的婦女,在起霧的山路上奔向埔里,看著神父堅毅的表情,在他的字典裡沒有「累」這個字。山上的孩子是我幼兒教育的啟蒙老師,新的工作很忙碌,有次我向他拉拉雜雜地抱怨,神父說:『妳啊!做什麼都會做得很好。』這強而有力的鼓勵,我至今不忘!也在不同困難階段鼓舞著我。和吳神父一起工作,不用思考如何符合他的期待,因為做了,就是他的期待。吳神父離開台灣後,我再次到曲冰教道理班,我來山上用我的方式想念神父,在宿舍、在操場、在教堂,在他走過的每一條道路上,感覺到他的臨在。如果我懂得分享,是因為我分享了神父的大愛;我若有那麼一點點的謙卑,是他在許多事上教我,做任何事是為光榮天主,而不是光榮自己;吳神父寫了好多歌,有一首陪著我走過許多的困難和挑戰。」文麗哽咽唱出:「對群山高唱,對溪水唱,抬起頭來看天主,美好世界天主所愛,大地萬物歡唱……」牽動大家想念神父的心。

  真誠的分享是許多人的共同美好回憶,笑中有淚地在一字一句中,化作深深追思,結束時,大家紛紛地和神父的人形立牌合照,在不捨中與吳神父相約:「我們天堂見!」

 

文.圖/黃琪珊